|媒体过多的医疗事件接连曝光医院不应该这样“水壶制税”-社会新闻_新闻

医生这个职业自古以来就有现世的名声。近年来,随着一些过度医疗事件的接连曝光,似乎舆论也没有继续关注传统的贤洙制势是否仍在发光,“过度医疗”究竟是真命题还是伪命题,医疗行业是否对此保持沉默。

最近,四川泸州富江医院内部教育资料中出现了“如何让患者排队交钱”“如何让患者长期停留”的说法,引起了争议。接着,当地卫生当局表示,涉事医院是民营医院,正在接受整顿调查。

“民营医院”和“破坏人参观的极端自私言论”,这两个标签瞬间爆发了网络舆论场,没想到舆论场的公共讨论会变成“吐槽大会”。我孩子感冒住院15天了,没什么事。其他孩子也一样。进去也是个大问题。不要走。可以做家长。在这种经验事实引起的集体想象中,有“同情”关系医院的声音。更多的是“不小心说出了真相”、“愚蠢地做,不说聪明的”、“反思过度医疗问题的普遍性”。难道其他医院没有这种问题吗?”” ”

医院无论机构的性质和规模如何,都应以恢复患者健康为目的,继承现世传统,在治疗患者的过程中不能掺杂不道德的动机。对于医生动机纯正的问题,当代的孙思宇指出。“治疗大义病的人必须安定精神,没有欲望,先发慈悲和恻隐之心,发誓挽救精神的痛苦。”“这可能是苍生大义,相反,这是含有永居迹的。”(《大医精诚》)“没有欲望”和“恻隐之心”是“苍生大医生”的医学起点。否则就沦为“咸灵巨敌”。

“药王”这句话可以说是对“贤兵制势”的深刻论证。医生就这样作为医疗机构的医院,应该成为现代社会“贤制”的主体。医院不考虑患者的健康问题,把患者当作“取款机”来对待,训练医生如何改变,从患者身上提取“现金”,这种医疗方法如何才能避免产生过多的医疗问题?这样,用医疗的方法,医疗机构及其从业者将贤护制势异化为“贤护强盗”,用专业的手段贴患者,必然会导致医德沦丧。最应该遵守道德底线的医生应该趴在攻防型的脚下。

医生受到尊重的关键在于这份工作能解除患者的疾病。这是功德的工作。孔德的产业要想真正造福患者,医疗机构必须正确处理医患关系。什么医患关系健康?根据康德的观点:“人对自己和他人都是目的,他无权对待自己,也无权只用他人作为手段。”如果医院和医生真正以恢复患者健康为最高目标,就必须探索“妙手回春”的道路。医生研究医术,通过精湛的医术使患者达到“药”。为此,医院有义务提供职业培训,不能把患者作为“营销”对象,而要费尽心血从患者身上榨油。

唯利是图的医院一定会产生不道德的医生。因为医疗机构正在给从业者制定规则。以“营销”方式管理的医疗机构必须以“维持患者”和“排队支付”为目的。正如网友所说:“患者要成为医院赚钱的工具,患者不制造患者,也不生病。”这样的医疗机构不仅失去了传统的“现行税制”医疗行业的美德,而且站在患者的对立面,让世界不再盯着这个行业看,只会加剧已经紧张的医患关系。

对医院和医生来说,不能把患者当作赚钱的手段。也就是说,对医院和医生要照顾和尊重患者,把治病和救人作为义务和目的。医生的义务是实现患者的幸福,减少患者的病故,最大限度地减少患者的诊疗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如果健康是一个人最大的“自然福利”,医疗机构及其从业者首先需要“道德健康”。医疗机构的发展需要资金,医生的收入应该体面,但这些都不能成为过度医疗的借口。

道德上的医疗机构和医疗人员在与患者交朋友的同时,只能得到真正的尊重。心里装着病人的医生一定会受到病人的尊敬。努力为患者服务的医疗机构也不会有创收不安。相反,造成过度医疗问题的原因不是两个。因为医疗机构及其从业者的物欲过度或医术水平有限。出于某种原因,医疗机构及其从业人员可能会把患者视为“摇钱树”,这些问题都与“道德不健康”有关。

健康的医患关系不是要求患者如何与医生合作,而是医疗机构要把职业道德建设作为长期的大事。给医务人员道德,要求医疗机构通过热心的服务盈利,而不是用“掠夺贤兵”的歪门邪道修理和剥削患者。(约翰f肯尼迪)。

资料来源:北京青年日报编辑:李保恩

|媒体过多的医疗事件接连曝光医院不应该这样“水壶制税”-社会新闻_新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