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媒体只要提到亚洲新西兰人首先想到中国

新西兰“Stuff”网站8月15日发表文章,原题:如果新西兰和中国关系发生变化,有什么应对计划?亚洲庞大的规模、多样性和变化速度构成了一个引人注目的列表,其中有许多受关注的国家。尽管主题多样,但中国一直是最吸引商业界和更广泛的新西兰各界的主题。只要提到亚洲,新西兰人就会首先想到中国。考虑到过去20年来新中贸易关系迅速增长,中国对许多新西兰人来说处于前沿和中心位置也不足为奇。

本月早些时候,随着年度新西兰中国商业峰会的召开,中国再次成为奥克兰(新西兰最大城市3354编者注)关注的焦点。该峰会吸引了新西兰各地企业的积极参与,新西兰总理、贸易、出口增长部部长等众多政要发表了重要讲话。

对各种演讲的分析使我深有感触。商人表达了他们的快乐,因为总理的话与她之前的发言相比,“后退”——反映了今年是新中两国建交50周年的现实。但是有人认为政府对双边关系感到担忧。重要的问题是如何管理这种关系。澳大利亚专家阿伦金格尔警告说,在塔斯曼海两岸(见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编辑注),关于中国关系的争论沦为“安全”主题,担心被贴上“中华绥靖派”或“好战分子”的标签,人们能听到的观点越来越少。

在峰会上,商界人士明确表示,中国对他们来说是具有广阔前景的绝佳市场。新中关系问题会广泛影响进入中国市长/市场带来的负面变化,不仅会伤害他们,还会伤害员工,最终严重影响新西兰政府的国库。新西兰政府明确表示了将商业鸡蛋放在一篮子(中国)里的危险。

双方(商界和政界)都认为自己传达了重要信息,但这并不特别令新西兰人满意。由于不可预测的原因,中国成为难以进入新西兰的市场,倾听企业如何考虑应急计划是有用的。从惠灵顿政府那里听到应该采取什么措施来尽量减少与中国关系紧张的可能性也很有用。除了未来的部长级访问外,还可以采取什么措施与中国决策者建立积极的关系?我们是否在气候变化、渔业或补贴改革等特定领域与中国开展国际合作?

毫无疑问,目前在与中国打交道的各企业和政府部门中,有些人正在考虑这些问题,但缺乏公开讨论意味着存在真空地带。峰会结束时,我感觉奥克兰和惠灵顿之间的差距还是像以前一样大的——,这毕竟不是好事。(作者是亚洲新西兰基金会执行董事西蒙德雷珀,郑勋译)

(责任编辑:指纹草)

|新西兰媒体只要提到亚洲新西兰人首先想到中国

-澳大利亚外长再次对解放军军演表明立场专家态度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在结束对所罗门群岛的访问后,美国商务副国务卿谢尔曼继续访问”欧安联盟”地区盟友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澳大利亚《时代报》 8日谢尔曼说,他星期一在堪培拉与澳大利亚外长黄英贤举行了会谈。黄英贤对解放军在大阪周围进行的军演再次呼吁中国“克制并缓和局势”。

206525090.jpg

据ABC 8日报道,佩洛西访问台湾后,黄英贤拒绝评论澳中关系。她当天说:“目前最重要的是要降低两岸紧张局势的温度,恢复冷静。”他说:“澳大利亚继续敦促克制,继续敦促缓和局势。这不是澳大利亚一国呼吁的。整个地区都在关注当前局势,整个地区都在呼吁恢复稳定。”当被问及澳大利亚是如何发展独立于美国的外交政策时,黄英贤说,澳大利亚总是以本国的国家利益为导向。

澳大利亚、美国和日本5日发表联合声明,对解放军在台湾岛周边海域开展军事训练活动表示关切,谴责中国导弹落入所谓的日本专属经济区。对此,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6日表示强烈抗议和严厉谴责。大使馆发言人表示,希望澳方严肃对待中澳关系,尊重事实,维护正义,抛弃错误立场,在涉台问题上慎重行事,不要回应个别国家“遏制台湾”的错误战略,不要被别人抢走节奏,不要为中澳关系制造新的麻烦和干扰。

据ABC (WHO)报道,黄英贤8日在中国批评澳大利亚方面的“指手画脚”后,表明了对台湾局势的最新立场。据《堪培拉时报》报道,黄英贤8日与谢尔曼讨论了地区局势。黄英贤表示,这几天没有与台湾民进党当局交谈过。她也没有直接回答是否有意与大当局联系。她还说:“我们将继续以符合两党长期认可的中国政策的方式行事。”我认为我们的公开声明很清楚。“根据《时代报》,与黄英贤的声明一致,澳大利亚总理和防长都避免发表支持或批评佩洛西访问台湾的言论。

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陈洪8日对记者《环球时报》进行了分析,称澳大利亚从一开始就随大流与美国、日本方面发表声明,但没有想到中国会特别针对澳大利亚做出如此严厉的反驳。所以现在有点退缩,黄英贤现在强调的也是不要升级事态。但是,当澳大利亚方面意识到台湾问题的敏感性和重要性时,特别是在目前澳大利亚也有兴趣改善与中国的关系的情况下,澳大利亚方面又持相对谨慎的看法。这似乎是与美国政府和澳大利亚前政府不同的新迹象。(多佐吴明)

(责任编辑:王志刚HF013)

-澳大利亚外长再次对解放军军演表明立场专家态度出现了微妙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