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第一次历史记忆继承人诱导

8月15日,“南京永远不会忘记”主题教育活动在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另一方面,首批13名“南京大屠杀历史记忆传承者”获得认证,意味着幸存者后代正式继承了历史记忆和传播历史真相的接力棒。

8月15日8时15分,和平大钟冲突仪式在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同胞纪念馆共济广场举行。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后代6人和南京市青少年代表一起举行了和平大钟。新华社记者刘宇轩

照片

在85年前的那场人类惨剧中,8岁的何淑琴失去了7个亲戚。1937年12月13日上午,一队日军闯进了她在新路口5号的家,瞬间,九口之家就剩下了8岁的她和4岁的妹妹。

93岁的寄宿金在活动现场。中国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公图。

“当我知道日本人投降的时候,我高兴地哭了起来。我很想念我爱的人。死得太惨了。”15日早晨,93岁的何淑琴来到纪念馆,提起往事,老人的激动掩饰不住痛苦。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何淑琴授予曾孙李玉汉“南京大屠杀历史记忆传承者”证书。新华社记者刘宇轩照片

“奶奶想忘记痛苦,但经常说,如果我不说,就会有人忘记犯罪,美化战争。何淑琴的外孙女众议院告诉记者,老人最大的愿望是一辈子能听到日本真诚的道歉。

对高龄的幸存者来说,痛苦的记忆不断再现,使他们安心和不安。但是不敢忘记,忘不了,希望天理清楚,仍然是他们最深的执念。

今年4月,百岁幸存者王恒去世,微博“王恒爷爷的故事”也停止了。晚年的时候,王恒在孙女王莲的帮助下开设了一个网络账户,讲述了自己经历的战争。

“我告诉爷爷,他有8000多名粉丝,他听到后很高兴。爷爷生前最大的愿望是让更多的人知道历史的真相。”王莲说。

可以避免繁荣,但不能战胜岁月。自2022年以来,6名幸存者相继去世。分别是祝在江、傅业良、王小明、王航、穆吉英、余昌祥。截至目前,在登记册上登记的生存幸存者有55人,平均年龄为92岁。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日益衰老,越来越多的后代已经走向前台。”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副会长王卫成表示,他将成为传承历史记忆的“主力军”。

第一个“南京大屠杀历史记忆传承者”共有13人,分别是葛凤良、黄兴华、黄锐、沙源、李玉涵、李振明、上诉妹、刘柳、马文川、徐宏、何河行、王莲、

8月15日,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代表向“南京大屠杀历史记忆继承人”颁发了证明。新华社记者刘宇轩照片

尚小梅对记者说,父亲昌志刚9岁时,在日军的枪林弹雨下,目睹了6个亲人死亡,一辈子都在受苦。“父亲的处境是铁的证据,也是我们后代的使命,必须反驳日本右翼人士的荒谬言论,防止军国主义的复活。”

据悉,尚小梅为了记录父亲的一生,已经写并出版了中日英语版《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常志强的生活史》。

“父亲的记忆是我们家的传家宝。”葛凤良说,父亲葛道荣把自己的个人经历整理成了一本名为《铭记历史》的10万字小册子,分发给孩子们“传家宝”,要记住,不要忘记。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葛道荣授予儿子葛凤良“南京大屠杀历史记忆传承者”证书。中国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公图。

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锋介绍说,今后这支“继承人”队伍将进一步扩大。”我们还敦促更多的幸存者后代、遇难者后代加入进来,永远传达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真相。”

弄清事情原委,警惕后人。从上午8点开始,纪念馆入口的参观者已经排了很长的队。

“这是南京的痛苦,也是民族的记忆。作为同胞,我们必须珍惜困难的和平,不能更加忘记侵略者犯下的滔天罪行。”一位参观者说。

资料来源:新华社编辑:王帅周进

|南京大屠杀第一次历史记忆继承人诱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