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新加坡媒体西方政客的危险游戏——亿人制造了“中国怪物”

在角逐英国下一任首相时,对中国的强硬似乎是先决条件。从美国到澳大利亚,政客们都利用“威胁中国”作为争取支持的手段。这凸显了西方对当今中国更加强烈的不安全感。专家警告说,美中两国日益对立。西方政客越来越以“中国是全球怪物”的观点看待问题,无疑助长了这种危险的轨迹。

把中国视为威胁的想法可以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随着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以及近几年的行动,这些担忧再次抬头。在美国激烈的政治分裂中,“威胁中国”帮助通过了芯片法案等立法,得到了两党罕见的支持。

对抗中国也是美国及其盟友呼吁支持的手段。华盛顿恢复了”赦免机制”等伙伴关系,并建立了新的伙伴关系,如与澳英签订安全条约。中国学者认为,这些行动表明西方所谓的“中国威胁论”正在重新抬头。(西方)这种观点认为中国的崛起不会和平,中国想推翻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中国很容易被用作美国问题的替罪羊。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学者郑永年表示:“美国霸权的逻辑意味着美国要树敌。”“特朗普时期,美国继续退出国际组织,减少了对盟友的支持。”拜登上任后想恢复这种同盟关系,但这样做的唯一出发点是制造共同的“威胁”,让“像怪物一样”共同的敌人、其他国家跟随美国。

中国学者认为,北京的行动符合实力,是为了维护本国利益。而且,中国从当前的全球秩序中获益,没有打破它。中国想要的是被视为“平等伙伴”。

昆西研究所的安全研究专家迈克尔斯旺博士认为,中国比10年前强大得多,对自己的实力毫不避讳。但是美国倾向于夸大中国军事力量的威胁。这样做对工作毫无帮助。他说,与美国国防部声称北京对美军构成“步幅威胁”不同,解放军在武器装备、训练、教育、行动和经验方面仍然表现出不足。用“危险的更坏的方式”定义北京构成的挑战是无益的。这种方法还关闭了相互接受或克制的机会,在气候变化等紧迫问题上的合作变得次要。更令人担忧的是,它造成了围绕台海的争端或南海问题成为“基本零和战略斗争”的局面。

世界面临危险。双方认为对方是最坏的,但夸大威胁会成为自我实现的现实。在这种环境下孤立的事件很容易失去控制。这是很大的危险。考虑到美中关系的紧张,危机管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困难。为了避免不可挽回的局面,需要冷静的头脑和克制的态度,而不是为了狭隘的政治利益而妖魔化对方。(作者张丹森,条款站)

(责任编辑:指纹草)

_新加坡媒体西方政客的危险游戏——亿人制造了“中国怪物”

-在当时和宋词排行榜上张强都是NO1

206550135.jpg

长江南京段。视觉中国(000681)地图

金陵晚报/紫金山新闻记者邢红主演。

关于长江,人们不能再熟悉了。曾经吟诵过《去大江洞,海浪消失,千古风流人物》,也读过《百济彩云间,向千里江陵偿还一天》。浩湖长江奔流不息,无数文人墨客在江中感慨人生。最近,南京大学人文和社会科学高级教授慕龙峰作为江苏文脉大讲堂,带领观众在诗词中阅读大美长江。

《黄鹤楼》 《念奴娇赤壁怀古》排名第一

都是长江

唐诗宋词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两座高峰。如果用大数据解释唐诗宋词,我们会有什么新发现?

中国史学研究会会长王兆鹏教授编写的《唐诗排行榜》和《宋词排行榜》分别从唐诗和宋词中选出了100首经典名篇,并根据各种参数进行评分和排名。慕龙峰在《唐诗排行榜》中排名第一的是崔浩的《黄鹤楼》,最后两篇文章介绍了“海毛乡馆在哪里,燕宝强让人担心”。就是张强。在《宋词排行榜》中排名第一的是苏东坡的《念奴娇赤壁怀古》,第一句话是“大江洞”。古典诗和长江的关系实在太密切了。

为什么古往今来诗人都喜欢吟诵长江?莫隆峰认为,一个重要原因是长江向东流,千回百折,景色多,气象不容小觑。在明末西夏客之前,古人认为闽江是长江的源泉。苏东坡的故乡眉山在闽江边,他有两首诗:“望着60里,一起喝玻璃钢”,意思是岷江像玻璃一样平静清澈。长江流入三峡一带,地势大幅下降,河水在崇山峻岭之间奔腾而过,波涛汹涌。就像杜甫在泸州看到的那样,“无尽的树木萧瑟地落下,长江滚滚而来。”长江从三峡出来后,继续向东流去,到了江汉平原,江面广阔,更加气象万千。最著名的诗句是李白站在庐山看到的景象。“登上宏伟的天地,大河茫茫而不归。“黄云万里东风色,百波构图刘雪山。”流向下游南京一带,长江变得更加宽广和平静。正如南朝诗人佐助写的那样:“吕河散了,清江静得像练习一样。”“这样充满变化的大河当然会吸引众多文人墨客的目光。

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

这是对长江的全景描述

说长江诗的时候,应该先说哪首歌?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似乎是人们心中的首选。莫龙峰分析说,这首诗被后人誉为“独篇横节,实际上是为了大家”,篇幅达36句,被描述为对长江的全景,可以说是当时最重要的长江赞美诗。

张若虚是扬州人,慕龙峰说,张若许可看长江的地方大部分是扬州西南的一个叫“三江营”的地方。古代长江下游的三角洲尚未形成,扬州晋江一带被人们认为是长江的入海口。汉朝的菲尔乘坐《七发》描述的“广陵岛”,就是从那里看海潮逆江的长官。就像现代的钱塘江潮流一样。

莫隆峰曾多次讲授《春江花月夜》。《春江花月夜》点整可以分为五段。第一段共有八句,都描述了长江的景色。“春江潮水延续到海平,海上明月是互助生。八千万里,春江哪里没有月光?江流绕着方甸打转,月光花林都像雨夹雪。气流霜下意识地飞,廷白沙看不见。春天河水急剧上涨,向东流的河水遇到大海西边的潮水,互相熙熙攘攘,连绵不绝。伴随着汹涌而来的潮水,明月也从东方缓缓升起。地球的潮汐是海水受月球引力作用而产生的自然现象。诗人不一定理解这个科学原理,但他通过细致的观察得到了类似的结论。更值得注意的是,“海上明月共助生”一词让潮水和明月充满了生命。好像是有两个生命的物体。这一段描述了锁在月光下的长江,那是一个清澈透明的光明世界。”

第二段也是八句话。“江川色没有雾霾,是皎洁空中孤独的月轮。河边谁第一次见到月亮?江月在哪年年初照亮人?人生世代无穷,江月年年相似。不知道江月对谁,但看到张江送水。”内容是诗人在月河河畔的遐想。”安静寂寞的境界最有利于人们的冥想。诗人久久地望着河水的月亮,不由自主地回过神来,对宇宙的神秘和生活的哲理展开了一系列的追问。谁在河边最先看到月亮?江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照亮世界的人?诗人理解人生短暂、宇宙永恒的道理,他还展望遥远的未来。姜尚明月在等谁?这样,诗人将眼前的情感延伸到未来,天地长时间融合在一起,与现实空间的万里长江相互融合。“慕龙峰说,整个《春江花月夜》点展出的物体都具有明亮美丽的性格,因此合并成了清丽、安静、舒适的境界。它就像一场梦,迷人,值得人们忘记回来。总的来说,《春江花月夜》是美丽的长江颂歌。

古代伟大的诗人

几乎都咏叹了长江。

从诗人的角度讲诗和长江,应该先说哪个诗人?

李斗诗湾口传首先从这两位著名诗人开始。慕龙峰说:“杜甫从20岁到24岁,从五月、渡江深入南下路、南京、浙江天外山一带,晚年有一首诗回忆说:‘鬼帆是川外婆’,可惜没有留下吟诵长江的诗。”

据说李白的一生与长江结缘,25岁的张剑交了手,峨眉山月陪伴着他走过长江的一半,一直到晚年,他进入河边的采石录,抓月亮的时候死了。李白灵长河的名篇很多,但更能代表李白性格的大河可能是黄河。所以余光中通过现代诗《戏李白》对李白说。“有黄河,你已经够热闹的了。天下这位都归蜀人了。你根据龙门,他正面临赤壁。

莫龙峰从诗人的性格特点来看,李白可以说是黄河的“形象代言人”,苏东坡可以说是长江的“形象代言人”。

苏东坡真正在长江边写好诗是在他36岁的时候。当年苏东坡被政敌排挤,前往杭州担任通盘,经过润州制作了《游金山寺》,这是苏东坡写在长江边上的第一部杰作。金山是润州北部长江的小岛,所以诗首先从河水开始。苏东坡家在闽江边的美洲幸运地说:“我家的河水第一次发源。”古人认为润州是长江入海的地方,因为苏东坡宦官来这里游览,云云认为“宦官将河流直接运到大海”。这首诗的“有稻田就不像河水一样回来”的结局和一开始的“我家河水的起源地”遥相呼应,整首诗都写在长江上,又以长江结束的长江成了苏东坡的精神归宿。

命运终于把苏东坡扔向长江边上的小城,住一次就是五年。45岁时,刚从御史台监狱出来的苏东坡被分配到黄酒。莫隆峰认为,那个时代是苏东坡人生道路的底层,但也是文艺创作的顶峰。47岁时,苏东坡接连写了多部与长江有关的杰作,最重要的是《赤壁赋》、《念奴娇赤壁怀古》等词。

作为苏东坡的“铁粉”,慕龙峰认为中国人主张智行合一,要正确理解中国古代文学作品的思想底蕴,就必须参考作者的整个人生行为。苏东坡也说“发牢骚”,虽然表面上有些沮丧,但他一辈子没有“躺平”,总是发奋。在海南岛那么困难的情况下,他也为海南当地文化事业规划和培养人才,向海南岛农民推荐优良稻种,完成了人生的最后三本著作。

人生就像一条河。有一死千里的豪卖和百绝千会的困难。莫隆峰认为苏东坡徘徊在黄州的长江边,徘徊了近5年,看透了长江,看透了人生。

(责任编辑:王志刚HF013)

-在当时和宋词排行榜上张强都是NO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