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新加坡媒体西方政客的危险游戏——亿人制造了“中国怪物”

在角逐英国下一任首相时,对中国的强硬似乎是先决条件。从美国到澳大利亚,政客们都利用“威胁中国”作为争取支持的手段。这凸显了西方对当今中国更加强烈的不安全感。专家警告说,美中两国日益对立。西方政客越来越以“中国是全球怪物”的观点看待问题,无疑助长了这种危险的轨迹。

把中国视为威胁的想法可以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随着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以及近几年的行动,这些担忧再次抬头。在美国激烈的政治分裂中,“威胁中国”帮助通过了芯片法案等立法,得到了两党罕见的支持。

对抗中国也是美国及其盟友呼吁支持的手段。华盛顿恢复了”赦免机制”等伙伴关系,并建立了新的伙伴关系,如与澳英签订安全条约。中国学者认为,这些行动表明西方所谓的“中国威胁论”正在重新抬头。(西方)这种观点认为中国的崛起不会和平,中国想推翻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中国很容易被用作美国问题的替罪羊。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学者郑永年表示:“美国霸权的逻辑意味着美国要树敌。”“特朗普时期,美国继续退出国际组织,减少了对盟友的支持。”拜登上任后想恢复这种同盟关系,但这样做的唯一出发点是制造共同的“威胁”,让“像怪物一样”共同的敌人、其他国家跟随美国。

中国学者认为,北京的行动符合实力,是为了维护本国利益。而且,中国从当前的全球秩序中获益,没有打破它。中国想要的是被视为“平等伙伴”。

昆西研究所的安全研究专家迈克尔斯旺博士认为,中国比10年前强大得多,对自己的实力毫不避讳。但是美国倾向于夸大中国军事力量的威胁。这样做对工作毫无帮助。他说,与美国国防部声称北京对美军构成“步幅威胁”不同,解放军在武器装备、训练、教育、行动和经验方面仍然表现出不足。用“危险的更坏的方式”定义北京构成的挑战是无益的。这种方法还关闭了相互接受或克制的机会,在气候变化等紧迫问题上的合作变得次要。更令人担忧的是,它造成了围绕台海的争端或南海问题成为“基本零和战略斗争”的局面。

世界面临危险。双方认为对方是最坏的,但夸大威胁会成为自我实现的现实。在这种环境下孤立的事件很容易失去控制。这是很大的危险。考虑到美中关系的紧张,危机管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困难。为了避免不可挽回的局面,需要冷静的头脑和克制的态度,而不是为了狭隘的政治利益而妖魔化对方。(作者张丹森,条款站)

(责任编辑:指纹草)

_新加坡媒体西方政客的危险游戏——亿人制造了“中国怪物”

|新西兰媒体只要提到亚洲新西兰人首先想到中国

新西兰“Stuff”网站8月15日发表文章,原题:如果新西兰和中国关系发生变化,有什么应对计划?亚洲庞大的规模、多样性和变化速度构成了一个引人注目的列表,其中有许多受关注的国家。尽管主题多样,但中国一直是最吸引商业界和更广泛的新西兰各界的主题。只要提到亚洲,新西兰人就会首先想到中国。考虑到过去20年来新中贸易关系迅速增长,中国对许多新西兰人来说处于前沿和中心位置也不足为奇。

本月早些时候,随着年度新西兰中国商业峰会的召开,中国再次成为奥克兰(新西兰最大城市3354编者注)关注的焦点。该峰会吸引了新西兰各地企业的积极参与,新西兰总理、贸易、出口增长部部长等众多政要发表了重要讲话。

对各种演讲的分析使我深有感触。商人表达了他们的快乐,因为总理的话与她之前的发言相比,“后退”——反映了今年是新中两国建交50周年的现实。但是有人认为政府对双边关系感到担忧。重要的问题是如何管理这种关系。澳大利亚专家阿伦金格尔警告说,在塔斯曼海两岸(见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编辑注),关于中国关系的争论沦为“安全”主题,担心被贴上“中华绥靖派”或“好战分子”的标签,人们能听到的观点越来越少。

在峰会上,商界人士明确表示,中国对他们来说是具有广阔前景的绝佳市场。新中关系问题会广泛影响进入中国市长/市场带来的负面变化,不仅会伤害他们,还会伤害员工,最终严重影响新西兰政府的国库。新西兰政府明确表示了将商业鸡蛋放在一篮子(中国)里的危险。

双方(商界和政界)都认为自己传达了重要信息,但这并不特别令新西兰人满意。由于不可预测的原因,中国成为难以进入新西兰的市场,倾听企业如何考虑应急计划是有用的。从惠灵顿政府那里听到应该采取什么措施来尽量减少与中国关系紧张的可能性也很有用。除了未来的部长级访问外,还可以采取什么措施与中国决策者建立积极的关系?我们是否在气候变化、渔业或补贴改革等特定领域与中国开展国际合作?

毫无疑问,目前在与中国打交道的各企业和政府部门中,有些人正在考虑这些问题,但缺乏公开讨论意味着存在真空地带。峰会结束时,我感觉奥克兰和惠灵顿之间的差距还是像以前一样大的——,这毕竟不是好事。(作者是亚洲新西兰基金会执行董事西蒙德雷珀,郑勋译)

(责任编辑:指纹草)

|新西兰媒体只要提到亚洲新西兰人首先想到中国